当前位置 > 首页 > 党建 > 团委青联 > 青年家园
四爷
发表日期: 2011-06-09 作者: 文章来源:成都生物研究所
打印 文本大小:    

四爷是我亲爷爷的弟弟,排行老四,所以叫他四爷。他今年60好几了,身体挺硬朗的,做起山里的农活儿来仍然是一把好手。四爷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复员后回了老家。当时大家都不明白他为什么犟着要回这山里,山那边的世界多好啊!每当有人问到四爷这个事儿,四爷就笑笑,也不解释。

大山里夏季的清晨总是雾蒙蒙的。树叶儿、草尖儿上都挂着饱满晶莹的水珠,悠闲的等待着第一缕阳光。山沟里的溪水日夜不停的唱着歌奔向远方。清晨,除了山沟里的流水,大山里的世界还在梦中。“太阳出来啰嘿…喜洋洋哟啰喂…”,浑厚地声音在山谷里久久的回荡,充满了对大山的热爱。四爷用他那几十年不变的歌曲和嘹亮的声音和着山谷的回响把万物从睡梦中唤醒,大山里生活的一天开始了……

小时候特别喜欢跟在四爷的屁股后面转,因为四爷懂的东西多,脾气好,总是会给我们一群小孩儿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所以童年里的记忆好多都跟四爷有关。就比如这多年不变的歌声吧,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歌声意味着很多东西,比如天亮了,小孩儿们该啃着馍馍上学了,四爷上山干活儿了……那个时候总是睡不够,有时候特讨厌四爷的歌声,觉得四爷的歌声特难听。如果四爷推迟一点儿唱歌或者干脆不唱了那该多好啊,我们就可以饱饱的睡上一觉了,可是这些愿望很少实现。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习惯四爷的歌声了,就像军营的起床号,一听到这声音,我们就乖乖的起床,该开始一天的学习了。有时候没听到四爷的歌声,还特不习惯。大家看四爷年纪大了,劝四爷早晨多睡会儿。四爷总是说:睡不着,睡不着!

小时候山里穷,每家每户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山坡上的那些茶叶。四爷复员回来后就好像把根扎在了山坡上,天天都在山坡上摆弄他那些茶树,乡亲们当时就想:这小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山外面轻松体面的工作不做,非要回来摆弄这些没出息的茶树。不过这样的想法没过多久就不存在了,记得四爷回来2年后的一天,他对村长说他发现了茶叶的新品种和栽培办法,要村长帮他在村子里推广,当四爷把他的新品种展示给村长看的时候,村长立刻拍着大腿说:四儿,以后你就带着乡亲们干。从那以后,山披上全都种上了四爷的新品种。具体发生了什么改变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感触最深的是只有春节才能吃到的猪肉,平时也能吃上了。后来,四爷还带着乡亲们把山里的荒地开垦出来,种上了果树。乡亲们黝黑的脸上挂满了笑容。这些年四爷有带着大家搞起了山村旅游,村子里的生活就更加富裕了。大家看四爷年纪大了,劝四爷歇着,四爷总是说:还能干,能干!

记得四爷正带着乡亲们热火朝天开荒山的那一年,有一天我们一群小孩儿下山上学,由于学校在山下,山路窄,一个小伙伴摔进了山沟,把腿给摔断了。四爷知道这个事情后闷着头抽了好久的旱烟。第二天早上在我们上学必经的那座桥上就看见了了四爷的身影,四爷说:以后我陪你们上下学……从那以后,我们村子里的小孩儿都在四爷的陪同下上下学了。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每天四爷的那歌声就多了一个含义,那就是四爷在那座桥那儿等我们上学了,风雨无阻。四爷每天早晨把我们送到学校就到队里的砖窑背几块砖回去把山路修一下。每天下午放学我们冲出学校大门的时候也就能看见四爷背着砖在学校门口等我们,小孩儿们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跟着四爷回家。耳边总少不了四爷不停的呐喊:别跑,慢点儿,小心。说起来,我在山下上小学的那些年觉得特别有安全感,那时候看到四爷就感到心里踏实。四爷的背砖的行动也带动了乡亲们,所以不管到队里有什么事情,乡亲们总是背几块砖回去铺在山路上。没一年,以前泥泞的山里变成了砖路,上学也好走多了。现在村子里早通上公路了,小轿车都能过,可是四爷还陪着小孩儿们上学,大家看着四爷年纪大了,劝四爷歇着,不用接送小孩儿们了。四爷总是说:没关系,小孩儿重要,不耽搁我的。

08年地震那一刻,四爷在大晃悠的山坡上呐喊:地震了,地震了,大家快点跑啊……震后,村子里的房子几乎都震坏了,四爷把乡亲们都聚集起来,各家各户有什么出什么,砍木头搭棚子,修灶台,乡亲们天天一起吃住,每天吃完饭四爷带乡亲们一起挨家挨户的帮忙修房子,修路。感觉又回到了毛主席的时代。只要有四爷在,乡亲们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担心地震灾害,就跟小时候四爷接送我们上学时候的感觉一样。可是当看到部队出现在四爷眼前的那一刻,四爷晕倒了,那一段时候四爷累坏了,看到无比信任的部队官兵,四爷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松一下了。可是没过两天,四爷有带着病和乡亲们一起抗震减灾了,四爷那段时间特别兴奋,仿佛回到了当兵的年代。大家看四爷的身体还没好完全,劝四爷多歇息歇息,四爷总是说:我能行,能行!

今年“五·一”回家,村子里早就没有地震的影子了,房子也比以前漂亮多了。回家的几天了天天在四爷的歌声中起床,觉得特别亲切。临走的前一天,我去看四爷,四爷正在鼓捣他家的果树呢。我和他一起坐在山坡上看着大山聊天,我问了四爷一些藏在心里好久的问题。

“四爷,当年你为什么回山里来啊?”

四爷没回答我的问题,反问我:“娃儿,你入党没?”

“入了啊,老早的事情了。”

四爷挺高兴的,说:“娃有出息了。那我就给你讲讲心里话。当年村子那么穷,我不能看着乡亲们受穷啊,我回来种茶、修路等等都是希望乡亲们早点富裕起来,幸好党和国家的政策好,乡亲们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早上起床唱那歌,是想鼓励乡亲们早起,勤劳致富。还有送你们上下学,娃娃是国家未来的希望,照顾好你们,不就在为国家做贡献嘛。地震那些天,我也怕,也累,但是我必须挺住,我必须帮着乡亲们渡过难关哪……”那天四爷说了好多,好多。

最后,四爷庄重的对我说:“娃,知道吗?我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我做的只是一个党员应该做的事情……”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370号